OHMO

好不容易得了空,开了电脑不知道要干什么,想起来这个就搜了搜……

怎么说呢,挺好的。

“老天,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喜欢你,你这个心思缜密而又装作与世无争天真无邪的家伙。”

“亲爱的迈克尔,那是你。当你明明熟睡却深情呼唤我名字的时候。”

“哦?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“在上周,我的梦境里。”

“志龙,其实,我是魔法少女哦!”

“老崔,你又傻了。”

去hotel不做爱难道下象棋吗?

  “来个开胸毛衣party吧!”相叶雅纪提议。

  “你他妈的在说啥?”樱井翔看着两眼放光的相叶雅纪心里这么想着。“要么来个丝袜party,反正做一些有趣的事情!”樱井翔窝在被炉里,一手端着茶一手是刚刚剥好的橘子,一时想不出相叶雅纪何出此言。

  相叶雅纪插着腰俯视头发乱糟糟的樱井翔,说:“太闲了吧?翔君!都要长蘑菇了哦!”樱井翔还是一脸WTF:“蘑菇?”然后终于意识到了,相叶雅纪就是个不安分的主,像正月这么懒洋洋的气氛早就憋不住了吧。

  “那也不至于随便开party吧?”相叶雅纪走来走去的,说:“那就做些有趣的事,太无聊了。”

  樱井翔自认是个喜欢安逸的人,却有一个不安分的恋人。

  还是我自己作,樱井翔爬了起来,说:“那走,去hotel。”其实懒得只想坐着吃东西看搞笑的节目,但目前提的起劲的有趣的只有这个了。

  做爱。

  “hotel?哎!这么突然?!”相叶雅纪慌了,虽然平时形象是工口拔却也是想不到这方面的。“还去不去啦?”樱井翔直视相叶雅纪的眼睛。相叶雅纪问:“为什么?突然……说去hotel?。”樱井翔突然想作弄人了,他问:“去hotel就非得是做爱吗?”“也不一定啦,只是……”相叶雅纪想不出他和樱井翔去hotel不做爱还能做什么,下象棋吗?相叶雅纪想。

  樱井翔乐了:“走啦,逗你玩儿的。去hotel不做爱难道下象棋吗?”说着拉着相叶雅纪去了玄关,开门,上车。

  “就穿着一身吗?”相叶雅纪指着樱井翔身上的睡衣,樱井翔点了点头。相叶雅纪接着说:“翔君,今天意外的主动啊。”樱井翔发动汽车。

  “毕竟,我也有点等不及了。”